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求神(1 / 3)

杨彻也是命大,那颗子弹从他的两根肋骨中间取了出来,距离心脏只有几毫米,但凡偏离一点,他也就没命了。

攻玉惯用这种型号的枪,说明他的枪法还算上乘,如果不是杨彻挡在她面前,这枚子弹可能打的就是她的太阳穴了。她莫名幻想了一下自己若被一击爆头那将会是什么样的惨状。

陆娆此前一直觉得挡枪这种事不过是戏剧桥段,因为以子弹的速度,一般人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,或许只有下意识才能做到。

下意识,才能做到么......

陆娆这几天为了翡翠的事难得忙碌起来,没什么时间再去医院看他,倒是秦颂每天气鼓鼓地来,泪眼婆娑地走。

秦颂之后来找过她一次,给她留了一句话:“如果这次杨彻醒了,你以后能不能好好对他。”

她不明白,她对杨彻还不够好么?她对他比对其他情人都慷慨,只要杨彻和她开口,她有哪一次是不答应的?这还不算好么?

这天陆娆晚上九点多到了医院,在询问台居然碰到了出示警证的林都晏,攻玉的案子落到了他头上,谢安南和董文秋如人间蒸发了一般,这几天他毫无头绪,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走访。

她当初就是查到董文秋和谢安南关系过密,对攻玉的身份有了猜测,手上掌握的信息相对也多一些。

林都晏礼貌地点了点头,自然而然地与她同行。

“这层楼就他一个病人吗?”林都晏和她并排踱步,最终停到了杨彻的病房门口。

“嗯,与其找一群人看护,不如一个人都不要有,而且我也不喜欢吵。”陆娆把手揣在风衣口袋里,掌心捻着手串上的珠子,透过玻璃看着病房内难得这么安静的杨彻。

林都晏偏过头垂眸看她,她无时不平静的眼眸此刻依旧没有什么波澜。

可不知为何,他从她平静的眼神中,看出了一点难过和担忧,就好像在害怕杨彻就此不再醒来一样。

是他多想了吗?陆娆这样的人,也会怕么?

他收回目光,说起他这次过来的正事:“我们找到林语楠了,她被攻玉毒哑了嗓子,关在一处精神病院,好像是她发现了他的假身份,用这个威胁了他。圈子里都叫攻玉是宫先生,他在东南亚名气很大,名下有几处赌场,身上还背了几条人命,我们追查这条线索也有一年多了,排查之后锁定了一个叫龚煜的人,记录上他几年前出海死在了渔船上。”

陆娆微微眯了眯眼,直截了当地说:“所以你想求我帮你,你不来公司找我,而是来医院,是觉得我在此情此景下会愿意和你同仇敌忾,是么?”

林都晏神色一僵,随后又无奈地垂下眉,果然,什么事都瞒不过她。

“你想有人帮你,又怕别人知道你动用了不干不净的手段,你信不过其他人,所以想来求我了?”陆娆瞥了他一眼,仿佛自知已全然将他看穿,言语间带着无太大攻击性的轻蔑。

陆娆如此了解他,他的一切在她面前无所遁形,可他却自始至终都不了解陆娆,这样想,也真是有点不公平啊。

“是,而且我觉得我求你帮我,你会答应。”林都晏没为她的轻蔑感到窘迫,反倒唇角浮起一点微不可见的笑意。

陆娆淡淡道:“我当然可以答应你,但是我有个要求,你们抓捕时我要在场。”

“不行。”林都晏拒绝得果断,像是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地狱文